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名人傳記 名人傳記

高士其:身殘志堅的紅色科學家

2015-01-26 13:44:56 0人評論 次瀏覽
      高士其(1905-1988),原名高仕锜。福建福州人,生于1905年11月1日。1925年赴美留學。在一次細菌試驗中由于意外事故,受腦炎病毒感染,造成癱瘓。1930年回國后,以科學小品文為武器,投入愛國救亡運動,寫出了“菌兒自傳”和“抗戰與防疫”等眾多優秀科普文學作品,受到讀者歡迎。1937年只身奔赴延安,是當時奔赴延安的唯一留美學者,被毛澤東等稱為“中國的紅色科學家”。雖是全身癱瘓,高士其并未將自己視為病人。在以后的六十余年中,他身殘志堅,堅持科普創作,終生踐行“把科學交給人民”的偉大事業,成為中國科普文藝的一代宗師。1988年12月19日在北京逝世。
      辭職改名不與“魔鬼”共舞的高士其
      高士其出生在福建閩侯(今福建省福州市)的一個書香世家,其父高贊鼎是一位曾留洋、中過舉的著名愛國詩人,抗戰期間寫了許多詩篇,憤怒譴責日寇的侵略暴行。父親的民族氣節、愛國情操、剛直不阿的性格和博學才華影響了高士其的一生。他從美國學成回國后,曾應邀在南京中央醫院任檢驗科主任。一次,一位被達官貴人駕車撞傷的人力車夫,因為沒錢,竟被當班的醫生拒之門外!這事正巧被高士其知道了,他找醫院的院長說情,沒想到院長說:“那個窮拉車的,我們給他治他付不起錢,誰負責?再說,我們是醫院,不是救濟院。”高士其說:“醫藥費不愁,找那位撞了他的車主人討去。”劉院長嘿嘿一笑,說:“請你不要給我找麻煩了好嗎?那是某要員的老太爺撞的,別說撞的是窮車夫,就是撞了我這個當院長的,也只能自認倒霉了。”高士其還要理論下去,院長不耐煩地吼叫起來:“是你當院長還是我當院長?我沒時間,別再糾纏了!現在我要去會見一位長官,懂嗎?” 說著扭頭就走了。
      這情景像一盆冷水澆在高士其的頭上,他一下清醒了,認識到肉眼看不見的細菌是害人得病的小魔王,而這個見死不救院長所依仗的黑暗勢力,才是吸病人血的大魔王!我與“魔鬼”是不能為伍的。第二天高士其辭去了檢驗科主任的職務,并把“高仕錤”改為“高士其”,并說:“去掉人旁不做官,去掉金旁不要錢”,表達了對舊勢力、舊觀念徹底決裂的決心。
      拿起筆來參加戰斗的高士其
      雖然失去了工作,但高士其也沒白來南京一趟,他遇見美國留學時的摯友李公仆并一起到上海,租住在亭子間里。李公樸對他說:面對當前黑暗的社會現狀,光懂科學不行,也要懂得坎坷的社會道路,就得學習魯迅,拿起筆來參加戰斗。在李公樸那里,他結識了許多進步人士,如陶行知、艾思奇等,開始了他的科普創作生涯。他的第一篇科學小品文《細菌的衣食住行》,發表在李公樸主編的《讀書生活》半月刊上,他那生動活潑的文風受到廣大讀者的熱烈歡迎,聲名遠播。記者采訪了他,他說:“我寫這些科學小品的目的,是以抗日救亡為主題。
      從1936年4月到1937年初,高士其出版了4本科學小品集:《我們的抗敵英雄》、《細菌大菜館》、《細菌與人》與《抗戰與防疫》。隨著高士其走上文壇,在社會上的影響越來越大,他與黨的關系也越來越密切,參加了黨所領導的一系列群眾運動。在與李公樸、艾思奇等進步人士的朝夕相處中,在日寇進攻、民族危亡之際,他萌生投奔延安參加革命的思想,“我一定要到延安去,我一定能到延安去,就是爬也要爬到延安去!”先期到達延安的艾思奇來信告訴高士其:“表叔”(黨組織)要他趕緊來!信中還詳細地寫了去延安的路線以及接頭的地點和暗號。(www.msntwx.live)
      奔向革命圣地的高士士其
      高士其經過千辛萬苦,于1937年11月20日到達延安。毛澤東親自接見了他,并說:“歡迎你,中國的紅色科學家!”1938年12月,高士其加入中國共產黨。同時他還參加了延安自然和社會科學團體組織的各種活動。在延安,他受到黨和同志們的悉心照顧和關懷,使他心中充滿了陽光,但由于醫療條件簡陋,藥品匱乏,黨決定送他到香港去治療。此后十余年間,雖然歷盡艱辛的生活,幾度動蕩不安,但高士其始終心想延安心向黨,克服病痛,堅持創作。在路經桂林的那段時間,黨組織委派馬寧同志照顧高士其,馬寧的夫人王斯是桂林醫院的內科護士長,也一起來照顧他。一天傍晚,行軍到一座破廟,吃了一些東西就休息了。第二天早起馬寧發現,高士其的腳踝處露出了白色的骨頭,鮮血流了一地,原來是頭天晚上被老鼠咬的!為了不驚動別人的睡眠,他竟忍受了整整一個晚上!馬寧抱著高士其,淚水嘩嘩直流!王斯更泣不成聲。本來應該是馬寧夫婦安慰高士其的,這時變成了高士其安慰馬寧夫婦。他忍受著劇痛,說:“沒什么,只是咬破了點皮。”
      1948年7月在隴海線修了14年鐵路的胞弟高士吟辭職攜家赴臺照顧高士其。1949年2 月,高士其同志帶著一年來相濡以沫、手足情深的親弟弟高士吟一家,告別了親妹妹高度娛,從臺北回到了北京。新中國的成立,激發了高士其無限的創作激情。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科協顧問,他坐著輪椅走遍了祖國大地。《我們的土壤媽媽》、《時間伯伯》是最受少年兒童喜愛的優秀科普作品,他的著作給人們以智慧、力量、啟發和激勵,尤其是吸引著青少年進入科學的廣闊天地。
      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是敬愛的周總理保護了高士其。在“黑云壓城”的惡劣形勢下,高士其沒有放下手中的筆。1973年8月7日,《化石》雜志發表了他的新作《生命進行曲》。他以大無畏的氣概向“四人幫”宣戰:“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,哪里有迫害哪里就有反迫害。”
      1988年12月19日,高士其因病逝世。中共中央組織部稱他為“中華民族的英雄”。
      1999年12月14日,為紀念和表彰這位中國著名科學家、科普作家、教育家對科學與人類,特別是對中國科普事業的發展所做出的杰出貢獻,經國際小行星命名委員會審議通過,將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發現的一顆國際編號為3704的小行星正式命名為“高士其星”。
文章標題:高士其:身殘志堅的紅色科學家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msntwx.live/mingrenzhuanji/3662.html
相關閱讀:
特別推薦
熱門閱讀
11选5江西